内部透码彩图|透码观当天是什么动物
改革開放以來寧波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經驗與啟示
發布時間:2019-03-27訪問次數: 信息來源:寧波改革開放40年研究 字號:[][][]
分享到:

回首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歷程,寧波在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上奮勇前行,取得了輝煌的成就,形成了許多寶貴的經驗。這些經驗閃爍著寧波人民的智慧和創造,彌足珍貴,并將為寧波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再續輝煌提供寶貴的借鑒。

一、始終堅持“以港興市、以市促港”的發展戰略

港口和城市都是人類經濟與社會活動極為重要的集聚點,兩者的關系極其緊密,港口對城市的發展具有非常重要的先導性和帶動作用,是城市發展的推進器,城市則是港口經濟活動的支撐和腹地,是港口發展的落腳點和根本目的。“以港興城、以城促港”是港口城市發展演變的普遍規律,它既反映出港口對于城市形成和發展的重要性,又揭示了城市發展對于港口開發和繁榮的決定意義。

寧波“以港興市、以市促港”發展戰略的形成與發展既符合“以港興城、以城促港”這一港口城市發展演變的普遍規律,又根植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在寧波的生動實踐。改革開放40年來,寧波充分挖掘和發揮港口功能,積極夯實城市發展基礎,將港口的開發開放與城市的興盛繁榮有機地聯系和整合在一起,實現了城市與港口的互動、協調發展。隨著港口的開發開放,寧波由交通末端逐步轉變為我國沿海大通道的重要交通樞紐,城市綜合性交通體系不斷發展,城市基礎設施不斷完善。現代港口所具有的資源配置中心的功能,帶動了人流、物流、商流、信息流的運行,支撐了寧波產業的發展。以石化、能源、造紙、鋼鐵、修造船、汽配為代表的臨港工業群迅速崛起,工業發展的集約化水平不斷提高,成為寧波經濟社會發展的堅實基礎。與港口發展相關的倉儲、運輸、物流、加工、貿易、金融、代理、信息、口岸服務等產業不斷發展,促使寧波城市功能不斷提升。在港口龍頭作用的發揮下,寧波城市布局跳出“三江口”,形成了組團式發展的現代化國際港口城市框架。同時,隨著寧波城市地位和功能的提升,為港口的進一步開發開放提供了堅實的平臺。

面對未來,寧波將繼續深化實施“以港興市、以市促港”的發展戰略,實現港口經濟圈與寧波都市圈互動融合發展。港口是寧波最大的資源,建設港口經濟圈是寧波切入“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等國家戰略的著力點、而寧波都市圈恰恰是港口經濟圈的核心區,兩者若能互促共進,勢必對寧波發展航運服務業、金融服務業、港口的投資運營業及港航物流服務體系等相關行業是個強有力的推進。特別是寧波舟山港一體化后,寧波的港口能級得到進一步提升,將成為浙江的航運中心,打造港航物流服務中心的潛力巨大。與此同時,通過加強與舟山協調發展,擴大與周邊臺州、紹興、嘉興等城市的合作,構建寧波都市圈,寧波城市的集聚力將得到明顯增強,現代化國際港口名城的實現將指日可待。

二、始終堅持跟進與創新相結合的改革策略,推動改革事業不斷前進

跟進式改革策略,是指對看不準的、沒有把握的或者不具備先行先試條件的改革,要善于學習和完善其他地區創新舉措、廣泛吸取他人之長、采擷他山之石為我所用。在寧波早期的城市經濟體制改革實踐中,大部分時間都是緊緊盯住各地的創新實踐,一旦有效,就及時拿來,為我所用。如寧波城市經濟體制改革的第一步舉措——1979年的擴大企業自主權試點改革,就是在總結首鋼等中央企業和四川重慶等地擴權實踐經驗的基礎上推出的。“對沒有把握,沒有經過試點、沒有實踐經驗的,堅持先試點,后推廣。走實踐、總結、再實踐、再總結的路子,邊做邊摸索,邊總結邊前進”。對上海自貿區取得的改革成果,寧波海關結合本地實際,主動適應特殊監管區域業務發展需求,成功復制推廣上海自貿區“簡化統一進出境備案清單”“智能化卡口驗放”等創新制度,惠及企業逾千家,實現了“提速、增效、減負”的目標。跟進式改革,看似各種舉措比國內一些先行地區“慢半拍”、“晚半步”,但是節約了在體制轉軌時期高昂的意識形態成本,減少了盲目冒進而帶來的無謂爭論,降低了先行試驗帶來的成本和風險,使寧波在改革中始終保持快速穩健的步伐。

創新式改革,是指按照有利于發展生產力、有利于提高人民水平、有利于黨和國家利益的原則,“看不準的搞試點、看準了的大膽干”,不猶豫、不等待、不左顧右盼、貽誤時機,而是果斷行動,立即試點,快速推廣。有的“只斬不奏”,大膽突破;有的只要方向正確,“先斬后奏”,干起來再說;對涉及原則的改革辦法和政策,有的“邊斬邊奏”。改革開放40年來,寧波以“走在前列”的創新精神進行改革,并因此收獲了豐碩的果實:鄉鎮企業的產權制度改革,極大地激發了民間的創業活力,寧波特色的民營經濟,催生了數以萬計叱咤風云的市場主體;社會保障制度改革,讓所有的新老寧波人共享發展成果,“幸福指數”不再是令人神往的夢囈;國企“兩項制度”改革,以壯士斷腕的大無畏氣概,根治了計劃經濟滋生的痼疾;行政管理體制改革,已經清晰地勾勒出打造服務型、責任型、法治型政府的軌跡。

這種跟進與創新相結合的改革策略,在實踐中既不盲目冒進,又不畏首畏尾;既不激進輕率,又不保守猶豫;既實現了改革的“低成本”,又保證了各項改革及時、順利進行并走在全國的前列;既體現了寧波地方改革與國家整體改革的共性,又具有寧波改革路徑的鮮明個性特征。寧波鄉鎮企業改革和發展的歷程是對這種改革策略的完美詮釋。寧波于20世紀80年代,模仿蘇南鄉鎮企業的組織形式并予以創新,迅速形成集體企業體制。在全市工業產值中“五分天下有其四”。但鄉鎮企業體制暴露出問題后,趕在蘇南之前,寧波于1992年果斷對鄉鎮企業進行大規模的產權制度改革,轉制后的鄉企迸發出新的活力,寧波的民營經濟由小到大,由弱變強,大大增強了寧波經濟的活力和競爭力。

改革永遠在路上,建立在寧波精神基礎上的跟進與創新相結合的改革策略,必將推動寧波的改革事業不斷前進。

三、始終堅持以港口開放開發為中心推動對外開放不斷發展

寧波的開放始于港口,寧波的開放也離不開港口。對此,寧波市委、市政府有著清醒的認識。早在1988年,寧波擬訂的《寧波市發展外向型經濟總體規劃(1988-2000)》,就提出了突出一個“港”字,堅持“以港口促工業,以港口促內外貿,以港口帶動全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的具有寧波特色的外向型經濟發展戰略。

2002年10月,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在寧波調研考察時著重指出:“港口是寧波最大的資源,開放是寧波最大的優勢,只有把最大的資源和最大優勢這兩個作用都發揮到極致,才能實現效益的最大化。”這既是對寧波改革開放以來歷史經驗的總結,也為寧波的經濟社會發展指明了方向。

改革開放以來,寧波憑借其獨特的港口和區位優勢,大力發展臨港型工業、港口物流和港口貿易為重點的港口經濟,形成了具有寧波特色的開放型經濟模式:一方面促進了資源要素順暢高效的流動(流入)和技術的溢出擴散,即基本要素的充分供給為生產的持續擴張提供了保障,有力地支撐了經濟高速持續增長;另一方面促進了本地稟賦優勢、比較優勢的不斷顯現和商品需求的無限擴大,推動了國際化的不斷深入。

40年的對外開放,寧波在利用國際資源、開拓國際市場方面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績,寧波與世界越來越緊密地聯系在一起。寧波口岸經過40年的發展,已形成以海港口岸為中心,陸空口岸并舉,“六區一島”相呼應,口岸管理、查驗、生產、運輸、代理、金融、保險等中介服務機構相配套,全方位、寬領域、多功能的對外開放格局,為推動寧波市經濟和社會的協調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口岸支撐,并使寧波成為長三角城市群乃至全國對外開放的主要通道。

面對未來,寧波還要繼續堅持以港口開發開放中心的對外開放戰略,將城市的國際化建設和港口經濟圈的建設有機結合起來,為全面建成現代化國際港口名城提供有力支撐。

四、始終堅持調動一切積極因素推動寧波的發展

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寧波能從一個默默無聞的浙東商埠小城成為在國內外享有一定知名度的現代化國際港口城市,始終堅持調動一切積極因素推動寧波的發展,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一是積極爭取中央對寧波發展的支持。改革開放以來,黨中央、國務院將寧波作為沿海率先發展的重點戰略區域進行重點開發建設,從進一步開放沿海港口城市、國務院寧波經濟開發協調小組、計劃單列市、“較大的市”、副省級城市的批復,到長三角南翼經濟中心、國際港口城市、寧波都市圈的定位,都突顯了國家對寧波開發開放的關心和支持,從而使寧波的優勢資源和發展潛力得到充分的挖掘和發揮,產生了巨大的杠桿效應,取得了舉世矚目的開發開放成就。在中央相繼提出的“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兩大經濟發展戰略后,寧波要緊緊抓住機遇,充分發揮自身優勢,在為推動兩大國家發展戰略的順利實施貢獻寧波的智慧與力量的同時,促進自身的發展。

二是積極爭取省委、省政府對寧波發展的支持。改革開放以來,歷屆省委、省政府對寧波的工作一直都很重視。早在20世紀80年省委組建由省主要部門領導參加的聯席會議,全力支持寧波的開發開放。進入21世紀后,省委、省政府又全力推動寧波舟山港的一體化,由此奠定了寧波舟山港世界第一大港的地位。正如時任省委書記習近平所說,寧波是浙江省的寧波,寧波的發展事關全省發展大局。推動寧波現代化建設實現新跨越是寧波市的重要任務,省委、省政府和省級各部門也責無旁貸。寧波一定不會辜負省委、省政府的期望,爭取早日“躋身全國大城市第一方隊”。

三是積極激發人民創業創新的激情。人是生產力中最活躍、最具能動性的因素。寧波在自然資源匱乏的條件下,正是靠充分發揮人力資源優勢,靠改革開放政策激發人民群眾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逐漸成長為長三角南翼經濟中心。在改革開放初期,寧波各級黨委政府通過改革和調整阻礙經濟發展的舊體制,釋放了人民壓抑已久的創造力和積極性,農村商品經濟和鄉鎮企業得以快速發展,城市企業打破了大鍋飯。在改革開放步入發展期,寧波先行一步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國有、集體、股份制、民營和外資構成的混合所有制結構,形成了多種經濟共存共榮、競相發展的“寧波模式”。在改革開放步入深水期后,寧波積極推動和形成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新局面,營造創新、創業的良好環境。

四要積極動員“寧波幫”參與寧波的建設。鄧小平發出的把全世界的“寧波幫”都動員起來建設寧波的指示,寓意深遠,具有極大的號召力,極大地鼓舞了寧波人民和海內外的“寧波幫”,成為寧波市“搞好對外開放的戰略思想和長期的指導方針”。在鄧小平發動“寧波幫”的指示鼓舞下,以包玉剛、盧緒章為代表的海內外寧波籍人士利用其地位和影響力,為寧波的開發開放全力奔走。寧波籍人士充分發揮其信息、資金優勢,直接投資或牽線搭橋支援家鄉建設。截至2013年底,寧波市累計批準外商投資企業1.4萬家,其中與“寧波幫”有關的7000家,投資總額超過460億美元,占外商投資總額的55%,為家鄉寧波的開放型經濟發展做出重大貢獻。在推動寧波乃至全國公益事業發展方面,寧波籍人士也發揮了重要作用。從1984年到2014年30年來,共有650多位海外寧波人士為家鄉捐資興辦各類公益事業2500多項,捐資總額超過17億元人民幣,在全國公益事業的捐資總額超過76億元人民幣。事實證明,不論是在過去還是現在,“寧波幫”已成為寧波走向世界的重要橋梁和寧波對外開放事業的支撐點,未來寧波的發展仍然離不開他們。

五是積極引進人才推動寧波的發展人才資源。一個城市的人才競爭力是指這個城市人才資源的數量、質量、結構、比例、環境等各類人才因素在社會經濟生活中所顯現的總體實力,從某一側面反映這一區域的綜合競爭力。沒有寧波40年的人才隊伍的開發、利用和開放,就沒有寧波開放發展的今天。早在20世紀80年代,以聘請上海“星期日工程師”為代表的人才引進已經在寧波蔚然成風。為學習追趕世界先進城市,在更大范圍、更廣領域和更高層次上參與國際國內經濟合作與競爭,寧波市委、市政府通過各種形式開展大規模引進人才工作。到2017年年末寧波市人才總量219.6萬人,寧波已越來越成為外來創業者、高技能人才、高學歷人才大顯身手、施展才智、安居樂業的第二故鄉,成為人才開發和利用的聚集地。

五、始終堅持統籌城鄉協調發展的道路

城鄉發展的不平衡是世界各國社會經濟發展過程中的普遍現象。中國帶有普遍性的由城鄉二元結構導致的不平等,也是寧波現代化進程中經常遭遇和迫切需要克服的。城鄉統籌就是要把挖掘農業自身潛力與工業反哺農業結合起來,把擴大農村就業與引導農村富余勞動力有序轉移結合起來,把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與穩步推進城鎮化結合起來,加快建立健全以工促農、以城帶鄉的政策體系和體制機制,形成城鄉良性互動的發展格局。改革開放以來,寧波正是循著這個思路,著力推進城鄉統籌,打破以二元結構為基本特征的城鄉分治格局,提高城鄉資源配置效率,建立起城市和農村互補互促、共同進步、平等和諧的經濟社會發展新格局,形成城鄉均衡發展的新局面。

1983年地市合并,實行全面的市管縣體制,為寧波突破就農村論農村、就城市論城市的發展觀念,推進城鄉由二元分割逐步向協調發展轉變,奠定了制度基礎。1987年國務院批復寧波實行計劃單列,擁有省級經濟管理權限的寧波在市域統籌發展上擁有相對較大的調控空間和調控能力。在市委、市政府的統籌協調下,市區經濟與縣域經濟協調發展,促進城鄉之間各種要素的合理流動與優化組合,使城鄉之間遵循社會自身發展規律和各自優勢進行合理功能分工,城鄉經濟實現了共同繁榮,為統籌城鄉協調發展打下了堅實的經濟基礎。1994年召開的中共寧波市第八次代表大會提出了“繁榮中心城市,優化區域經濟布局,走城鄉優勢互補、一體化發展”的思路。針對北部地區發展較快、南部地區發展較慢區域間發展不平衡的問題,市委、市政府統籌區域發展,堅持城市與農村兩幅藍圖一起繪,全面實施“東擴、北聯、南統籌、中提升”的區域發展戰略。寧波于2005年在全國率先出臺的《寧波市統籌城鄉發展綱要》,推動城鄉統籌發展水平由整體協調階段向全面融合階段發展。在2012年城鄉統籌發展水平進入全面融合階段后,市委、市政府以全域都市化為目標導向,以城鄉規劃一體化、產業布局一體化、基礎設施一體化、公共服務一體化、要素資源一體化和社會管理一體化等“六化”為突破口,把城鄉一體化水平提升到了新的高度。

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努力,寧波基本實現了這個目標:在城鎮化方面,通過深入實施“擴權強鎮”戰略,完善衛星城、中心鎮和小城鎮建設管理體制,為全面消除城鄉二元結構、實現全域都市化奠定了基礎,2017年寧波常住人口城市化率達到72.4%;在公共服務體系建設方面,城鄉一體的路網、電網、供水網、通信網、垃圾和污水處理網逐步完善,形成了“高速通到縣、國省道通到鎮、一般公路通到村”的交通體系,社會保障體系通過率先完成戶籍制度改革和多項制度的并軌融合,初步實現了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的一體化。

只要堅持統籌城鄉協調發展的道路走下去,按照“一張圖”規劃、“一盤棋”建設、“一體化”推進,寧波完全可以率先走出全域都市化的發展路子,讓寧波人民享有全域都市化的成果。

六、始終堅持接軌上海、融入長三角的區域合作戰略

上海是中國的經濟中心,長三角地區又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最發達、城鎮集聚程度最高的地區,被視為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改革開放以來,寧波憑借毗鄰上海,地處長三角的區位優勢,始終堅持接軌上海、融入長三角的區域合作戰略,使經濟社會獲得快速發展。

改革開放初期,寧波鄉鎮企業缺乏技術、經驗和市場,“紛紛到上海找娘舅學生意、做學徒”,聘請上海“星期日工程師”來指導、幫助,主動與上海企業實行聯營,較快地提升生產經營水平,打開對外經貿合作局面。寧波的鄉鎮企業依托上海迅速得以發展壯大。特別是浦東開發開放后,上海經濟社會進入快速發展的快車道,寧波專門成立接軌上海工作領導小組及其辦公室,負責做好接軌上海的協調服務工作,在全國撥得了頭籌,取得了先機。寧波從政府、部門、企業到社會各界,各個層面全面發力,主動接受上海輻射,依托上海優越的區位條件、雄厚的資金實力和發達的科技人才資源,引資金、拓市場、求人才,有力地推動了寧波經濟社會的快速、健康、和諧發展。

2003年,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提出“八八戰略”,明確要求“進一步發揮浙江的區位優勢,主動接軌上海、積極參與長江三角洲地區合作與交流,不斷提高對內對外開放水平”。根據省委、省政府統一部署,寧波將市接軌上海工作領導小組更名為市接軌上海參與長三角合作領導小組,按照“虛心學習、主動接軌、真誠合作、實現共贏”的總體要求,充分發揮良好的合作基礎和條件,注重軟硬環境建設,以活動促成效,以專題合作為突破口,實現產業、要素、理念的全面對接,正確發揮政府、部門、企業在接軌上海參與長三角合作工作中的組織、協調和主體作用,使接軌上海、參與長江三角洲合作與交流工作呈現出良好的發展態勢。特別是杭州灣跨海大橋的建成,使寧波從長三角交通末梢一躍成為海陸交通樞紐和節點城市,經濟腹地明顯擴大,直接進入上海經濟圈的核心圈,成為長三角南翼經濟中心,推動了寧波經濟社會轉型升級,向更高層次發展。

“接軌大上海,融入長三角”既是推進區域經濟一體化的要求,也是寧波自身加快發展的必由之路。在長三角進入全面融合的時代,寧波要實現躋身全國大城市第一方隊的目標,應先在長三角區域找準坐標,把港口經濟圈和寧波都市圈打造成為長江經濟帶龍頭龍眼和“一帶一路”倡議支點,積極服務于國家戰略,在共建世界級城市群過程中提升城市綜合競爭力,通過資源互補、經濟互動,共享一體化發展的紅利。


來源:摘編自《潮涌三江 錦繡港城——寧波改革開放40年研究》

主編:萬亞偉


快捷服務區
内部透码彩图 甘肃11选5 中国足球网 体育比分直播网 2014世界杯即时指数 即时比分即时赔率 欢乐三人麻将下载 黑龙江11选5 22选5 足球比分网 微乐棋牌白山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