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透码彩图|透码观当天是什么动物
當代哲學發展的新取向:社會理論的登場
發布時間:2019-03-28訪問次數: 信息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字號:[][][]
分享到:

  當代哲學發展的基本態勢是理論哲學向面向社會政治問題的實踐哲學的拓展,而當代實踐哲學的三個基本領域,即倫理學、政治哲學與社會理論。其中,社會理論實則是倫理學與政治哲學的基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當代中國哲學必然要依賴于對馬克思社會理論思想的開掘,積極吸納中西方社會理論的思想資源,構建立足中國社會現實的社會理論。

  服務于實現民族復興與人類文明重建的社會理論

  自近代以來,社會理論一直就是民族國家處理國內社會問題的主要理論資源。當今時代,社會理論正在實現服務于國家社會并促進人類社會持續進步的抱負與使命。從大的態勢講,從后革命到治理的持續而又艱難的轉變與調整過程,特別需要社會理論的資源與智慧。面對各種沖突態勢加劇且容易激化的社會矛盾,那種尖銳卻容易導致二分化和簡單化的政治哲學思維實際上已不敷運用且難以為繼。社會理論不走極端,不把復雜的問題簡單化,且總是在追求結構、功能與目的的統一,在分析和處理復雜而多變的社會關系、過程及其事件方面,社會理論漸顯優勢,因而引起了越來越多的關注與重視。

  當下中國正致力于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按照馬克思的觀點,國家就是社會,國家治理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指作為國家行為的社會治理。社會治理的目標即促進社會建設及其社會文明。這里,社會建設的內涵遠遠超出了通常所說的五大范疇(經濟、社會、政治、文化、生態文明),而是具有總體性,體現在社會發展的方方面面。與此相關,社會文明則是現代化過程中社會本身的文明重塑及其再造。這些年來,中國已自覺地從高速發展轉向高質量發展,而且,面對幾十年快速發展所出現的不同程度存在的社會失范及其精神價值問題,面對實現民族復興并推進人類文明重建的任務,中國社會文明的建設可謂艱巨繁重,也尤其需要社會理論方面的資源。

  在經濟全球化時代,社會理論越來越成為推進國際合作、交流、溝通與互鑒的重要思想資源。吉登斯曾將社會等同于民族國家,但是,就社會本身而言,在一定意義上卻具有一種超越民族國家的國際性及人類性。盡管當下存在的“逆全球化”態勢蘊含著民族國家邏輯的復興,因而也激活了相應的政治哲學資源,但是,就保持和推動經濟全球化及其全球社會的大勢而言,就加強國際社會的溝通、協調及治理的基本任務而言,特別需要超越民族國家邏輯的社會理論資源。人們注意到,近幾年西方社會民粹主義盛行,受民族主義影響,民族國家之間的矛盾沖突似乎正在加劇,全球社會的治理越來越需要一種人類社會及其共同體的價值。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之寫入聯合國會議成果文件,本身就表明國際社會對這一理念的重視與期待,也具有積極的社會理論意義。

  立足于中國社會現實的社會理論

  從問題研究而言,現代性問題研究,以及那些看似傳統但卻需要在現代性乃至后現代性論域中獲得重釋與重構的問題,諸如民族國家、都市、網絡、空間、身體、技術、環境、分工、認同、流動、民粹主義等,特別有必要并值得在社會理論論域中展開,研究特別有益于展現社會理論所具有的洞察力、分析力與想象力。在我們看來,現代性問題研究的基本范式即社會理論。社會理論不僅是關于現代性的生理學,也是現代性的病理學,其中,現代性的病理研究可能是社會理論的長項。社會理論不是對一般社會事物的分析,而主要是對社會事件及其過程的分析(包括對上述諸多問題域的整體的把握與分析),并集中于社會結構及其整合,至于社會團結則一直是社會理論的核心議題。在當今技術時代,如何研究技術對社會的嵌入、重構及控制,也已經成為社會理論的重要問題。這里顯然包括技術社會的想象。人們注意到,今天那些特別富于想象力的科幻藝術,主要說來并非對技術方面的想象,而多是對技術時代人的社會關系的想象。

  我們強調立足于中國社會現實的社會理論。其一,中國的社會理論研究依然在經歷古典社會理論的洗禮。面對當代中國在持續著的經濟與社會轉型,依然有必要繼承古典社會理論有關經濟與社會史研究傳統,并更為自覺地引入唯物史觀及其現代世界視域,深化對馬克思東方社會思想的研究。其二,中國的社會理論研究的確應當形成相應的理論自覺。這也是費孝通先生倡導的“文化自覺”理念的題中應有之義。中國的社會理論傳統一向秉持“執兩用中”“致中和”且追求“大同社會”理想,而社會主義的中國淵源也值得進一步挖掘。近些年來,中國學界致力于社會理論的本土化,這里,“本土化”可能還是一個有些被動的提法,實質上是立足中國社會理論傳統及其現代轉化,通過發掘和闡釋馬克思的社會理論資源,以及開放性地分析、批判和吸取西方社會理論資源,進而形成當代中國的社會理論傳統。其三,中國社會理論研究必須切中和把握社會現實。應當全面研究經歷40多年改革開放進程的中國社會結構的巨大變化,包括社會價值觀的深刻變化。實際上,今天中國的社會形態,已要求超越單一的社會發展研究范式,朝向一種更加注重文明自覺以及人的全面發展的現代性社會與文化理論范式。

  社會理論不僅有較強的學術理論方面的要求,而且特別強調自覺的實踐感,表現在理解力、想象力、思維方式以及價值觀等各個方面。我們以為,當下社會理論研究者最明顯的不足可能就在于實踐感的缺乏。人們或認知了某一社會理論,但并不理解這一社會理論本身到底意味著什么;人們可以依照某種譜系去區分各種社會理論資源,但卻無力進入某一社會理論所刻畫的復雜的社會過程及其社會關系;人們太容易迷戀于個性化的感性認知,因而無法形成馬克思所說的“社會化的感性”;人們可能會學到一些社會理論教條,但恐怕未必能夠形成社會的概念。近些年來流行的某些非社會性的整體觀或利己主義,顯然也不利于形成健康的社會觀。時下人們常常面對兩種在價值觀以及人格模式方面的極端形式:一個是情商尚不夠高的“個性人”,另一個則是情商看起來很“高”卻又令人生厭的“社會人”。兩種極端典型地反映了當下實際的社會建構及其團結狀況。由此我們或可理解,馬克思為什么會在強調社會關系時特別強調人的對象性及其對象性活動。這些年來,學界一些同仁一直在呼吁“切中社會現實”,顯然切中要害。缺乏實踐感,根本就不可能進入社會理論,因而也無從發揮社會理論應有的社會效應。應該說,社會理論研究的現狀與社會理論的要求之間是存在很大差距的。

  倡導一種具有哲學性質的社會理論研究

  在目前的學科體系中,社會理論有理由成為兩大學科(即哲學與社會學)的基礎。對于社會學專業中的社會理論課程,我們無意于過多置喙。在此,我們倡導一種具有哲學性質的社會理論研究,尤其是基于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社會理論研究。

  這里以哲學學科中的社會理論課程為例作一分析。長期以來,哲學專業開設的是社會哲學,但在專業哲學課程體系中,社會哲學因為其實證主義性質,為形而上學性質的主流哲學課程所排斥,也并非專業主干課,而只是選修課。但是,若要進入當代哲學視野,就應當由社會理論取代社會哲學。顯然,社會理論同社會哲學有著實質的區別。在馬克思及其之后,通過不斷反思社會哲學的實證主義傳統,并與批判的社會理論傳統匯合,社會哲學已拓展甚至轉變成社會理論,并形成了一批卓越的、堪與哲學家比肩的社會理論家,如馬克思、韋伯、涂爾干、西美爾等古典社會理論家;還有一大批現當代社會理論家,如盧卡奇、阿多爾諾、列斐伏爾、哈貝馬斯、福柯、布迪厄、吉登斯、盧曼、鮑德里亞,等等。這批卓越的社會理論家及其理論資源,無法被排斥于專業哲學之外。事實上,正是社會理論走出了之前在社會哲學與形而上學之間存在的實證與思辨的二元對立,進入到比傳統的主客體關系更為宏富的現代性社會關系及其結構,從而其自身就已經成為當代哲學的主流。要真正進入當代哲學視野,就得有社會理論方面的造詣。

  今天,幾乎所有的人文社會科學都要求同社會思想關聯起來,在很多方面甚至已經直接拓展為社會理論研究,或在社會理論領域呈現出良好的可溝通性。這表明社會理論不只是諸多人文社會科學共享的基礎,也是共通的領域,甚至于就是一個領域。但究竟如何在大學的課程體系中體現出社會理論對于諸多人文社會學科的基礎價值,目前仍在探索中,且面臨不少矛盾及挑戰。這需要我們深入推進學科溝通與對話,通過積極主動的學科建設及課程體系建設,使得社會理論能夠成為相關人文社會科學的基礎,并積極反哺人文社會科學事業。

 

  (作者:鄒詩鵬,復旦大學哲學學院)


快捷服務區
内部透码彩图 1zplay电竞比分网 陕西十一选五 完场比分直播500 山西11选5 九号彩票手机版下载 四川快乐12 ewin棋牌456怎么样 安徽25选5 老快3玩法规则说明 竞彩比分推测